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当处男遇上处女

时间:2018-01-21 记得那是2003年底的事情,那时我20岁,惭愧啊!20岁还是一处男。
那天在公司,快下班的时候接到一个很久没联繫MM的电话,原来我在广州花都区上班的时候认识的,是我们隔壁公司的一个女孩子,好像她当时才18岁,刚到广州不久,河南人,长的很清纯,性格很活泼,开朗.那时我们一帮哥们都想打她主意,偶尔大家会坐在一起吹牛,聊天,也不算太熟.后来公司把我调到了白云区,就在也没有联络了。
毕竟半年没联络了,接到电话还是有点激动的。
她说她到白云区来买东西,记得我好像是调到这边上班,就顺便看看我,朋友来了当然是要请吃饭的。
她就在我公司附近不远,见到她时我们还是想以前一样开玩笑的打了下招忽,然后我就带她去吃饭。
去饭店的路上要穿过一条马路,她和我并肩走着,车流不急的时候,我就拉着她的手快步跑过了马路,过了马路我牵着她的手继续走,她也没有主动要抽出手来,只是把头着,一声不吭,当时看到她耳根都红了。
当时我就觉得这女孩子对我有好感,不过我那时也是一菜鸟呀,也不知道说什么.就这样傻傻的牵着她的手一路无话的走到饭店才鬆开。
吃饭时候气氛也没有那么暧昧了,还是和从前一样嘻嘻哈哈的吹吹牛,吃完饭也差不多9点多钟了,她说她要回去,说实话我当时对她也没有什么想法(没经验啊),就送她去车站,路过我住的小区(老闆自己的房子,还比较高档)就告诉他我住在这里,她很激动的说这么好的地方啊,绿化做的真好,还有花园。
我就随口说了一句要不要进去坐坐,她马上说好。
到了花园,因为是晚上也没有什么人了,我们就找了个鞦韆坐下来,就聊了一会。
她坐在鞦韆上不停的蕩,好像很开心的样子.我由于刚吃饭喝了点酒,蕩的时候就有一点头晕,就让她不要蕩了,她故意调皮的非要蕩,还哈哈大笑。
我实在有点晕了不想和她开玩笑,就一把拉住她,不让她在蕩了.谁知她顺势就倒在了怀了一动不动,还把头埋在了我胸前.当时我的第一感觉就是中奖了,心里狂笑不止。
慢慢的她把脸抬了起来,满脸通红的看着我.我飞快的低下头,吻上了她的樱桃小口,我舌头一探她便张开了嘴,舌头在她嘴了乱搅,也没啥经验,毕竟她也是处女,明显她很动情,双手搂住了我的脖子,小声的呻吟着.一切太顺利了,我一支手按住了她的胸部,轻轻的搓柔着。
慢慢的我把手伸进了她衣服里面,飞快的从乳罩的下面伸了进去,一只手罩住了她整个乳房,她乳房比较小,但是很坚挺,很滑,乳头早已经硬了。
当我手伸他乳罩触摸到她乳房的一瞬间,她身体强烈的抖了一下,大声的呻吟一声,然后双眼迷离带些惊恐的看着我.我当时被慾火沖晕了头,随既又吻了上去。
握住她乳房的手,大拇指与食指捏住她坚硬的乳头不停的拨弄.每稍微大力一点搓弄她乳头一下,她都会紧皱着眉头张开嘴大声呻吟一声,玩了一会过后,我让她双腿长开,正对着我坐在我的小鸡鸡上,硬硬的鸡巴在她坐上来,受到到挤压更是刺激非常,险些把持不住。
她正对着我,两个乳房使劲的在我脸上蹭,她穿的是一件白色的羊毛衫,我双手从前面慢慢的拉起她的衣服,想看一看她的乳房.谁知她双手忽然按住了我拉她衣服的手,说道:「不要看,摸摸就好了。」这句话不亚于一瓶春药,我更是非看不可了。
一般处男对女孩身体的视觉都会很感兴趣,没办法招思蓦想20年的东西了。
我当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只是傻傻的说道:「我只看一眼,一眼就好了,这么晚了这里也没人。」
听我这么一说,她按住我的手明显的鬆了不少,我一用力就把她的羊毛衫掀了起来,乳罩早已经被我刚才推到了上面,两个小巧精緻的乳房印入了眼睛.乳房很小,不过形状很好,像一个荼盖一样,充满着青春气息,乳晕和乳头的颜色很淡,和皮肤颜色差不多,带一点粉红,乳头尖尖的很细很长,大概是硬了的原因吧!不过也算很长了。
正当我对这20年来第一对真实的呈现在我眼前漂亮的乳房惊歎的时候,她用极害羞的声音说道:「好了,已经看过了。」
说着就要把衣服往下拉.此时我怎能让她把衣服拉下来,就算是俺当时是处男也要被大伙拿板砖拍死.我双手使劲的撑着衣服不让她拉下来,说道:「让我亲一口吧。」
说完不等她有任何反应,就含着了她一颗乳头.顿时她娇躯一振,原本僵强的娇躯瞬间软了下来。
由于她的乳头细长细长的,含在嘴里感觉弹性实足,我时而用舌头拨弄,时而用牙齿轻咬,鼻子还闻到一股少女,特别是乳房处特有的奶香,这时她哪里还有半点反抗,爬在我肩头,嘴正好对着我的耳朵想大声又不好意思,小声而又压抑的呻吟着,真是让我爽到不行,坐在我身上,用她的私处来回蹭着我的鸡巴,毕竟我当时还是处男,哪里受得了如此刺激,伴随着强烈的快感,鸡巴一阵剧烈的抖动就射了,然后我就不动了,享受着这股快感。
我鸡巴的强烈抖动与后来变软了她肯定也知道了怎么回事,还是问我怎么了。
我说没什么,然后微笑的对她说道:「今天不要回去了吧。」
她满脸的潮红娇羞的对我说:「不行,你太坏了。」
然后又说:「不回去,老闆知道会骂我的,我改天在过来吧。」
当时我刚刚射完,也没有什么慾望了.就没说什么了,然后她整理了一下衣服,把她送到了车站。
后来几天,由于两个人在不同的区,不方便见面,电话倒是通的比较频繁,记得当时我问她,我是你什么人啊。
她在那边又羞又气的说:「你那天那样对我,我都已经是你的人了,你还这样问。」搞和我哭笑不得,看来遇到一个纯到古董级处女了。
终于在那天分开后的第三天俺把她给破了,把自己也破了。
那天她休息,我也正好休息,约好了她过来玩,随知好早上8点不到就过来了。
我赶紧起床洗漱,让她先在家里参观一下,我是和同事一起住的,那天同事们都上班去了,家里就我一个人,洗漱完毕,我就问她怎么这么早就来了(没经验啊!给现在啥话不说,冲上去日了再说)她说睡不着起得比较早,我说是不是想我想得睡不着。
她笑骂了我一句不要脸,我就说你看我都没睡醒,你昨天也没睡好,要不我们一起在睡会?
当时还在佩服自己竟然说出这么机灵的话.随知她说了一句:「你个色狼又想使坏,我才不和你一起睡呢!」把我郁闷的呀。
当时假装生气,把她推到床上猛咯吱她.只到她求饶答应睡觉才放了她,上了床就好办了,离目标一步步近了,我心里那个激动啊。
我马上钻到床上睡好,她就脱了一件外套就上床了,还穿着裙子.我就对她说你把外面的裙脱了嘛,哪有睡觉还穿着裙子的.她就是不脱,没办法,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办,也不知道说什么。
心里那个紧张啊!过了好久了两个人都没动静,她把眼睛闭着真的一副睡觉的样子。
我就在想,他妈的这不能真的睡觉吧,我慢慢的靠了过去,她一转身把脸埋在了我怀里,我一看有戏,慢慢的把她的头抬起来吻了起来,手也很自然的从她衣服里面伸了进去搓弄着她的乳头,一会乳头就变硬了.今天可能是在家里,她呻吟的声音明显比上次大了很多,听着真是爽呀。
我慢慢的把她的上衣脱了,这次她没有反抗也不配合,脱奶罩的时候废了好大劲呀!
玩了一会奶子,我就打算脱裤子,大家可以想像肯定没那么容易了,当时可怜悯悯的对我说:「不要这样,以后再说好吗?我们才交往几天,我们那里对这个很重要的,你要了就要娶我,不然你会害死我的。」
当时打击好大,鸡巴当时就软了,说实话我对她只有欲没有爱,她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,当时準备算了,就躺了下来,没有在近一步动作了。
这时她主动压在了我身上,对我说:「我们就这样好了,过几年结婚了我在给你。」
我晕了!当时也只是嗯,哦的回答。
说完我们就吻在了一起,她拿起了我的手,把我的手放在了她的乳房搓弄了起来,她也随之娇哼起来,我的鸡巴马上又硬了起来。
玩了一会,我实在受不了诱惑,一只手悄悄的放在了她的阴部,隔着内裤轻轻抚摩着.明显的感觉我抚摩她的阴部,她的呻吟更兴奋了。
我加大了抚摩的力度,她的身体这时也随着扭动了起来,她的内裤这时早已湿透。
我慢慢将手向内裤里面伸了进去,先摸到一片软软的阴毛,我没有过多停留,直接摸上了她的阴户,她那里早已经淫水氾滥,摸起来又热又滑,软软的阴唇。
我当时感觉太兴奋太幸福了,大脑一片空白,不过我还是不敢把手指伸进去,毕竟是处女有一层膜我还是懂的,我将中指放在她的洞口与阴唇之间来回的滑动,这时她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压抑,完全是放开了在呻吟,此时我也不在去想太多了,慢慢的脱她的内裤,心里那个紧张啊,一切都很顺利,她还很配合的抬了一下屁股,这时我掀开了被子,一副完美的裸体呈现在了我的面前。
她这时很害羞的用手遮住了她的妹妹,想往被子里面钻,我一把拉住她拉开了她的手,分开了她的双腿,说:「让我看看嘛。」
她嗯了一声,脸红的好像烧红了的铁,闭着眼睛一声不吭。
稀疏的阴毛,呈倒三角形,粉红的阴户,四周流满了奶白色的沾液,由于受过刺激,阴唇正有节奏的一张一合。
我在也受不了了,快速的脱下了自己的内裤,就压在了她身上,小弟弟在她下面小心的探索,却总是找不到地方,偶尔可能是探到位置了,她都会整个人向后一缩.然后惊恐的看着我.我现在也不管那么多了,心里暗暗发誓,今天一定要把她干了.由于她老是向后缩,本来躺着的人,都坐了起来。
她说道:「我怕疼,第一次会很疼。」
我温柔的对她说:「我会轻轻的,别怕,不疼。」
她点点头,又躺了下来,这次我动作尽量又轻又慢,边探索边问她是不是,可是她总说不是,实在没办法,我拿着她的手,让他拿着我的小弟弟对準地方。
她很听话的把我的小弟弟放在了洞口,我的龟头明显的感觉这里有一股湿热的暖流,她身体向后轻轻的缩了一下,这次没有急于进去,用手拿着小弟弟上下轻轻的滑动,边问她这样疼吗?
她仍然惊恐的看着我,摇了摇头.一边滑动我一边往里面推进,边问她疼吗。
还好她没有在往后缩了,慢慢的感觉进去了半个龟头,终于鬆了一口气,我温柔的对她说:「我要进去了。」
她点点头,然后就闭上了眼睛,我腰上忽然一用力,猛得一挺,小弟弟已经完全进去了,她疼的身体猛得向后一缩,不过这次我已经进去了,加上她的逼夹得很紧,也没有掉出来.她疼的叫了几声,就咬着牙齿忍着痛.鸡巴放在里面爽呆了,她的小妹妹紧紧的包裹着小弟弟又湿又暖,爽得我忍不住叫出声来了。
这时她满脸惶恐的对我说:「不要动,疼,好疼,就这样放着。」
我点了点头,俯下身亲吻着她的嘴唇,一支手还拨弄着她的奶头,慢慢感觉她下面越夹越紧,忽吸也越来急促.这时她忽然亢奋的说:「快!动一下,下面,快动。」
我楞了一下,随后便猛烈的抽动起来,随着我的抽动,她声音越叫越大,毕竟是处男,抽动了十几下,一股快感直冲脑门,我将小弟弟顶到最深处,伴随着小弟弟剧烈的抖动就射在了里面。
她也随即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叫声,全身不停的扭动.最后躺在床上不停的喘息,呻吟。
小弟弟感觉被一股热流淋上,阴道把小弟弟夹得更紧了,感觉爽呆了,她一直不让我拨出来,最后小弟弟自己变软滑了出来,龟头上还沾着鲜红的处女血,床单上早已血水模湖了。
有了第一次,后面就容易多了,当天我们疯狂的做爱,一共做了几次我都搞忘了,只知道在床上不吃不喝从早上一直到晚上7点多,才出去吃了饭,送她到的车站。